主管:中華人民共和國水利部  主辦:水利部黃河水利委員會
水與中國
當前位置:主頁> 水視天下 >

月牙泉原始地下水補給環境趨恢複:"消瘦"形狀漸豐滿

作者:馮志軍 高瑩 發布日期:2019-08-26 11:38

    近兩年來,曾經一度面臨“消亡危機”的甘肅敦煌月牙泉水域面積趨于穩定狀態,此前長時間日漸消瘦的月牙形狀,逐漸變得“豐滿”起來。 楊豔敏 

  近兩年來,曾經一度面臨“消亡危機”的甘肅敦煌月牙泉水域面積趨于穩定狀態,此前長時間日漸消瘦的月牙形狀,逐漸變得“豐滿”起來。經官方監測,隨著黨河原右側河道內月牙泉恢複補水工程每年約270天的蓄水運行,月牙泉水深得到明顯升高,達到了通過恢複月牙泉原始地下水補給環境,爲其蓄水補水的生態效果。

  “月牙泉已由初三四的月牙形狀成爲初八九的模樣,由消瘦變得更加豐滿,煥發出了新的生機。”甘肅酒泉市黨河流域水資源管理局質量安全與運行管理科科長、月牙泉生態恢複工程項目負責人李世珠近日接受中新社記者采訪時表示,經過兩年的蓄水運行,月牙泉恢複補水工程生態效果逐漸凸顯。

  素有“沙漠第一泉”之稱的月牙泉位于敦煌市城郊西南5公裏處,古往今來與鳴沙山以“山泉共處,沙水共生”的奇妙景觀著稱于世,自漢朝起即爲“敦煌八景”之一。

  據文獻記載,清朝時這裏能跑大船。20世紀初,有釣魚者遊記稱“池水極深,其底爲沙,深陷不可測”。直至20世紀60年代末,湖水面積仍保持在22.3畝,最深處達9米。

  20世紀70年代,受黨河水庫修建和黨河灌區灌溉面積增加的影響,黨河下遊斷流時間增長,加之地下水被大量開采,直接導致了月牙泉水位的大幅下降。至90年代末,持續萎縮的月牙泉存水量降到“泉中幹涸見底,竟可走人”。

素有“沙漠第一泉”之稱的月牙泉位于敦煌市城郊西南5公裏處,古往今來與鳴沙山以“山泉共處,沙水共生”的奇妙景觀著稱于世,自漢朝起即爲“敦煌八景”之一。圖爲8月下旬,航拍月牙泉風光。 楊豔敏 攝
素有“沙漠第一泉”之稱的月牙泉位于敦煌市城郊西南5公裏處,古往今來與鳴沙山以“山泉共處,沙水共生”的奇妙景觀著稱于世,自漢朝起即爲“敦煌八景”之一。圖爲8月下旬,航拍月牙泉風光。 楊豔敏 攝

  生態恢複工程效益初顯 “沙漠第一泉”暫別消亡危機

  作爲敦煌生態“健康狀況”的晴雨表,爲挽救月牙泉,官方2000年以來在當地陸續實施“三禁”政策(禁止打井、開荒、移民);推廣系列生産生活節水措施;月牙泉水位下降應急治理工程等。

  李世珠介紹說,爲保護敦煌生態,2011年國務院批准了《敦煌水資源合理利用與生態保護綜合規劃》。總投資8100萬元人民幣的月牙泉恢複補水工程即是其中的八大工程之一,其主體工程于2017年10月完工。

  該工程選址在距離月牙泉景區近10公裏,高差達40多米的敦煌“母親河”黨河河道內,通過修建5.88公裏的中隔堤把原有河床一分爲二(行洪河道和滲水場),並在滲水場依次修建了11個溢流式擋水壩,形成了水域面積達1500多畝的12個滲水池,通過年內270多天的長期蓄水,加大對區域地下水的入滲補給。

  李世珠說,經曆了兩年通水運行,加之輔以限制月牙泉區域內的地下水開采量,從而擡升月牙泉上遊重點地帶的地下水位,緩解周邊地下水位下降趨勢,到規劃水平年(2020年)使月牙泉水深提高到2米以上,恢複月牙形狀,滿足自然生態景觀要求。

  據甘肅省地質環境監測院監測數據顯示,近兩年蓄水時段,月牙泉水位處于穩步上升趨勢,補水效果非常明顯。同時,月牙泉恢複補水工程水保區、右岸的樹木已栽植成活,滲水場迎水面植被綠意盎然,滲水場區已被敦煌市列入旅遊開發的濕地公園,將融入周邊景區。

經官方監測,隨著黨河原右側河道內月牙泉恢複補水工程每年約270天的蓄水運行,月牙泉水深得到明顯升高,達到了通過恢複月牙泉原始地下水補給環境爲其蓄水補水的生態效果。圖爲該工程形成了水域面積達1500多畝的12個滲水池。 李世珠 攝
經官方監測,隨著黨河原右側河道內月牙泉恢複補水工程每年約270天的蓄水運行,月牙泉水深得到明顯升高,達到了通過恢複月牙泉原始地下水補給環境爲其蓄水補水的生態效果。圖爲該工程形成了水域面積達1500多畝的12個滲水池。 李世珠 攝

  補水方式尊重自然屬性 靠打點滴維系生命屬坊間曲解

  “每年270多天的蓄水等同于延長了河道的行水時間,還原了月牙泉的原始地下水補給環境,補水方式也充分尊重了月牙泉的自然屬性。”李世珠分析稱,工程選址河段是月牙泉原始地下水源補給的最佳位置,這是經多年反複的科學論證,而並非坊間傳言月牙泉靠打點滴維系生命和靠人工輸水維持現有形狀。

  李世珠解釋說,這是一個純生態、純自然的蓄水補水工程,針對地下水流程是在進行了三年示蹤實驗的基礎上得到驗證的,通過在目前滲水場區域打了12個探測孔,經過對地下水流向追蹤檢測,能在月牙泉找到示蹤劑,說明這裏是月牙泉地下徑流的通道,經過分析也是影響月牙泉水位最敏感的區域。

  “古人所言的泾渭分明和井水不犯河水的說法,在針對月牙泉的保護過程中得到了印證。”敦煌市鳴沙山月牙泉國家級風景名勝區管理處資源保護所負責人李海江向記者坦言,爲拯救月牙泉,早在20世紀80年代就曾做過類似注水的嘗試,但注入到泉裏呈現出兩種顔色,甚至還會發臭,便及時停止了這種方式。

  李海江表示,據考證,月牙泉是黨河的殘留湖,這表現在“黨河水庫每放一次水,月牙泉水位就會持續上升”。通過不斷摸索,近年啓動實施的月牙泉應急治理工程和月牙泉恢複補水工程,共同原理都是通過黨河地表水和地下水,以自然滲漏的形式,不斷補充月牙泉周邊的地下水,從而擡升月牙泉的水位。

圖爲月牙泉恢複補水工程周邊綠草如茵。 李世珠 攝
圖爲月牙泉恢複補水工程周邊綠草如茵。 李世珠 攝

  節生産生活水解“燃眉之急” 根源危機亟待跨流域調水

  隨著月牙泉恢複補水工程的逐步運行,一度面臨幹涸危機的月牙泉終于轉危爲安,並暫別“消亡危機”。然而依托節約壓縮生産生活用水的這一舉措“只能解燃眉之急”,並不能從根源上解決當地眼下的生態困境。

  如果不能從根本上解決跨區域引調水問題,現有的生態恢複迹象並不能遏制“沙進人退”的趨勢。李世珠坦言,運行中的該工程也凸現出了一些矛盾和問題,尤其是引蓄水量與農業用水矛盾很是突出。

  “從5月下旬開始就已出現難以引水的窘境,連基本的滲水場綠化用水都難以保障,這一問題直接影響著補水效果和系統性的監測。”李世珠說,眼下,敦煌民衆最爲期盼的便是“引哈濟黨項目的盡快實施”。引哈濟黨作爲月牙泉恢複補水工程充分發揮效益的支撐,可滿足該工程年引蓄水4000萬立方米的需要,如不然在資源性缺水的敦煌,在農灌期間將無水可引蓄。

      據介紹,引哈濟黨項目(從大哈爾騰河調水至黨河水庫)實施後,每年可向敦煌區域生態補水8000多萬立方米,能全面扼制沙漠化對敦煌綠洲的侵襲。 
浏覽更多相關資訊敬請關注水與中國微信公衆號
【如何關注水與中國雜志微信公衆號】——方法一:打開微信直接“掃一掃”圖上的二維碼即可。方法二:打開微信,並點擊“通訊錄”並點擊右“公衆號”選項;在“公衆號”頁面裏面,點擊右上角的“+”號選項;在“查找公衆號”頁面裏面的搜索框裏輸入“水與中國雜志”,並點擊“搜索”按鈕;在“搜索”結果裏選擇第一個,即水與中國雜志微信公衆號,點擊關注“進入公衆號”即可。
【下次如何打開你關注的水與中國雜志公衆號呢?】——進入“通訊錄”頁面後,點擊“公衆號”;在這裏您可以找到您已經關注過的水與中國雜志公衆號。
來源:中國新聞網 編輯:李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