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中華人民共和國水利部  主辦:水利部黃河水利委員會
水與中國
當前位置:河北
評議須知:本欄目評議對象爲水利系統各單位及其幹部職工。網民發表評議時最好填寫真實姓名、地址和聯系方式,以便有關部門和您取得聯系,核實反映內容並反饋處理結果。發表評議須實事求是,遵守國家的有關法律法規。本站對違規的評議內容有編改和刪除的權力。您的關心與支持,是我們做好水利系統輿論監督工作的不竭動力!聯系電話:0371-66023314,郵箱:slyljd@126.com,官方微信:水與中國雜志
網評信息發布

 

  張家口市萬全區以一種特別的方式“火”了。

  “水幕電影事件”由動畫導演陳熙的一篇網帖引發。6月24日,他在網帖中舉報,萬全區斥資4000萬元的水幕電影項目存在中間人“層層轉包”現象,並自稱作爲最底層的導演,原本談好10萬元薪酬,拖延大半年,仍有4.5萬元遲遲無法拿到。網帖發布當天下午,陳熙拿到了尾款。

  2019年7月1日,河北省委書記王東峰、省長許勤對“張家口市萬全區水幕電影項目”被指層層轉包問題作出批示,要求認真調查核實,依法依規依紀嚴肅處理。目前,張家口市有關部門已經分頭對此事進行調查,結果尚未公布。

  6月29日,陳熙接受了界面新聞專訪。一天前,他接受了萬全區警方的問詢,並被告知他所舉報的商人嚴聚正在被警方調查。但界面新聞尚未從當地警方處核實。

  界面新聞調查發現,這次招投標存在多重亂象:投標人與投標公司系臨時捆綁、項目關鍵性工作疑被分包、報價明細與舉報者所述相差甚遠、制作的影視作品被指無法通過驗收等。

  

  

  水幕電影設備局部。 攝影:曾金秋 導演的憤怒

  2019年6月24日上午,陳熙爆料:河北省張家口市萬全區爲獻禮冬奧會,決定斥資4000萬元拍攝水幕電影。經過“層層轉包”,他作爲最終執行的導演,因爲轉包商汪海洋的拖欠,連10萬元項目款都拿不到。

  網帖迅速引發關注。當天下午,陳熙告訴多家媒體,舉報貼中提到的“轉包商”汪海洋已經將款項結清。

  “貧困縣4000萬元水幕電影”舉報貼引發關注後,從6月25日到28日,他連續四天在其個人微信平台“影漫小天使”上更新“內幕”。據其描述,事發至今他已接到多名“轉包商”的電話,有人威脅,有人好言相勸。

  萬全區政府相關工作人員多次打來電話,希望他配合調查。6月28日,他接受了張家口市公安局萬全區分局警方的當面問詢,“他們說嚴聚正在接受調查。”陳熙告訴界面新聞。但界面新聞尚未從當地警方處核實。

  2018年9月,張家口萬全區人民政府辦公室在官方網站曾發文介紹,大型激光水幕秀《佑衛萬全·京畿明珠夢幻夜宴》是在城西河原有景觀基礎上增加的新旅遊業態,項目投資4000多萬元,以展翅奮飛的雄鷹爲主題展開設計,寓意張家口蒸蒸日上的發展態勢。河北當地多家媒體的報道也提到了4000多萬元的數額。

  

  調查組在進行審計。 攝影:曾金秋

  “網傳‘水幕電影’項目實際爲‘音樂噴泉水幕電影’項目,總投資爲3852萬元,建設內容主要包括城西河基礎設施及觀景台、音樂噴泉水幕電影的設備采購和影視制作策劃、動畫策劃、實景拍攝、剪輯合成等。”萬全區政府相關工作人員告訴界面新聞,“且陳熙所導演的片子還未通過驗收。”

  陳熙則稱,事實上3852萬元後來又追加了一筆改造現場的費用,“增加了一些觀衆座椅。”這些費用加起來,”不止3852萬。“

  他的說法尚未獲得官方證實。

  6月28日上午,界面新聞在張家口市萬全賓館見到了參與調查的張家口市審計局工作組。目前張家口市成立由區委、區政府主要領導牽頭,區紀委、審計局、財政局、發改局、公安局萬全區分局主要負責人爲成員的聯合調查組。由于涉及資料較多,調查組暫時無法給出調查結論。調查組分三路,一路調查招投標,一路去武漢調查涉事的武漢楚坤文化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楚坤公司”),還有一路則到北京找陳熙了解情況。

  一邊是官方發布,一邊是陳熙持續的爆料。陳熙說,拿到尾款之後,他想過息事甯人,但“對方的傲慢與威脅惹怒了我。”

  公開資料顯示,陳熙曾在2000年初擔任國産動畫《哪吒傳奇》後期制作主管,還曾參與《可可可心一家》、《小虎還鄉》的制作。本世紀初,這幾部動漫曾在央視熱播。

  “我對年齡沒什麽感覺,但其實都快50了。”陳熙說,他對數字也“沒什麽感覺”,直到這次舉報。

  根據陳熙的說法,他在萬全水幕電影拍攝之前,從未接觸過地方政府的項目。直到2018年7月,汪海洋拉他入夥。

  “那段時間,我被分配的工作是陪政府領導開會、吃飯,以及帶隊完成拍攝任務。”陳熙告訴界面新聞。

  惹惱陳熙的是汪海洋拖欠他4.5萬元尾款。在此之前,他的10萬元導演費已經被多次拖延。他曾找汪海洋協商,表示願意以8萬元價格作出讓步,但沒有協商成功。

  陳熙舉報的內容主要涉及江山萬全影視制作項目。他稱,該項目通過一位名叫嚴聚的商人落到武漢楚坤公司名下。該項目的大部分采購被用于硬件設施,包括噴泉,燈光,音像,觀景台,激光投影等。“嚴聚找到了武漢楚坤文化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用他們公司資質和政府簽合同,資金從他們公司走,分出1280萬用于影片拍攝。”陳熙說,楚坤公司中標後委托嚴聚,以400萬元的價格將影片拍攝轉包給老鄉方旖旎,後者又以220萬元的價格轉包給了北京博能時代國際會展有限公司(下稱“博能時代”)的老總劉金濤。劉金濤留下50萬元,將剩余項目款165萬元轉包給學弟汪海洋。汪海洋又將這個項目以135萬元的價格轉包給了他的學弟李梁。李梁手下有個小團隊,做宣傳片、展覽展示等項目。于是買幾台新電腦,招了幾個新員工,簽完合同准備開工。陳熙是李梁團隊裏的導演。

  投標書中的“行情”

  根據公開招標文書,涉事項目共有兩項。一項是設備采購,中標價格爲1992萬元,另一項是《江山萬全》影視制作,中標價格1860萬元。

  

  相關項目中標公告。網絡截圖

  界面新聞在中國政府采購網中查詢到的“萬全區水幕電影及音樂噴泉設備采購項目中標公告”顯示,該項目采購單位爲張家口市萬全區文化旅遊體育廣電新聞出版局,總中標金額爲1992.66649 萬元,中標供應商系武漢楚坤文化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江山萬全》影視制作服務項目中標公告”則顯示,該項目采購單位爲張家口市萬全區文化旅遊體育廣電新聞出版局,總中標金額爲1860 萬元,供應商同樣是武漢楚坤文化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除開已經公示的招標及中標文件,界面新聞還在張家口調查組看到了部分投標文件。

  在調查組,界面新聞看到一份楚坤公司出具的“萬全區水幕電影及音樂噴泉設備采購項目報價表”,上面寫著,“工程投影機”每台單價爲35.6萬元,共12台,總計427.2萬元。

  

  報價表部分內容。 翻拍:曾金秋

  界面新聞向報價表上注明的供貨商宜興市美迪水景工程有限公司咨詢萬全區采購的機型,對方表示,工程機價格較高,“有水貨也有行貨”,而30多萬元的價位屬于行貨。

  6月28日,武漢楚坤公司現場運營人員李俊對界面新聞表示,他從2018年6月到10月,在張家口負責調試噴泉、激光等設備。“設備這塊的賬目應該都是清晰的,經得起查。”他還向記者展示了用于投影的12台工程投影機,“這是最貴的部分。”

  不過,《江山萬全》拍攝費用似乎難以明晰。

  楚坤公司的報價明細上列出了投標報價說明:策劃費100萬元、動畫制作費900萬元、實景拍攝費400萬元、剪輯合成費460萬元,共計1860萬元。制作周期爲2018年3月30日到2018年6月30日。

  

  《江山完全》投標報價說明。 翻拍:曾金秋

  根據陳熙舉報內容,李梁的團隊作爲最後執行團隊,談下的價格是135萬元,他本人作爲導演,談的價格是10萬元。另外,從現場實拍、演員棚拍到三維動畫制作,共耗時一個半月,而非投標書上寫的三個月。

  北京中聞律師事務所律師劉長認爲,文化産業項目不像建築工程類項目,有施工圖通過工程量來確定造價,它往往涉及知識産權,特別是著作權轉讓、授權,以及導演、演員報酬等,“市場因素影響比較大,並不好准確控制,而且驗收標准受主觀因素影響比較大。”

  “借殼”投標

  界面新聞查閱相關資料後發現,博能時代、楚坤公司以及北京煊煌昊宇影視文化公司(下稱“煊煌昊宇”)均參與《江山萬全》影視制作項目的投標,最終贏得標的的是武漢楚坤公司。

  陳熙稱,楚坤公司拿下標的後,通過嚴聚將影片制作以400萬元價格轉給方旖旎。

  博能時代的投標書顯示,方旖旎曾被認證爲博能時代公司的項目經理,以這種身份參與項目投標。其代理期限從2018年3月6日截止到2018年3月26日。

  

  博能時代投標文件。 翻拍:曾金秋

  不過根據陳熙的描述,方旖旎事實上並非博能時代員工。

  界面新聞還聯系到了參與投標的北京煊煌昊宇公司,該公司負責人表示,她未曾直接參與本次投標,“當時只是一個朋友,借我的公司投的。”

  陳熙說,汪海洋曾以北京晟世偉業科技有限公司(下稱“晟世偉業”)的名義與李梁簽訂合同。晟世偉業負責人嶽發軍證實:“都跟我們沒關系。”他告訴界面新聞。

  7月2日下午,界面新聞聯系到汪海洋本人。他稱,目前調查組已經找過他,不便再發表看法,“等調查結果吧。”

  劉長律師認爲,從形式上看,將工程轉包給內部員工確實有很大的隱蔽性,“往往從外部看很難判斷出這個員工是內部分包還是代表公司的職務行爲,只能從他們之間利益分配來判斷,如果是職務行爲那就是正常的工資,如果是內部分包,會體現員工給公司交一定比例的管理費。”劉長認爲,通常的結果是,項目通過層層轉包後,用于項目上的資金越來越少,無法保證項目質量,甚至還會産生諸如拖欠導演報酬等問題。

  他告訴界面新聞,《招投標法》對相關轉包問題是明確禁止的,但調查取證是個難點。根據該法第五十八條,中標人違反本法規定將中標項目的部分主體、關鍵性工作分包給他人的,或者分包人再次分包的,轉讓、分包無效,處轉讓、分包項目金額千分之五以上千分之十以下的罰款;有違法所得的,並處沒收違法所得;可以責令停業整頓;情節嚴重的,由工商行政管理機關吊銷營業執照。

  “《招投標法》關于參與投標的單位未中標能否參與工程並沒有禁止性規定,如果是參與的工作是非主體、非關鍵性的工作,還是可以的,但是一般要經過招標人的同意。整體轉包依法被禁止。”他分析。

  根據陳熙描述,最後參與影片制作的只有李梁團隊及汪海洋。佐證這一說法的還有楚坤公司的李俊,作爲負責播放動畫的員工,他從一開始就收到嚴聚的指令,“說是片子他會帶過來,我們只管播就行。”他曾見到方旖旎等人一起拿著片子來試播,這中間並沒有楚坤公司的人。“一開始是30分鍾,我們覺得實在是不行,剪到了15分鍾。”

  陳熙認爲,片子質量不過關,主要是因爲汪海洋從中作梗。他自稱曾與汪海洋起沖突,後者便不再讓他參與項目彙報。“

  萬全區的任務

  萬全區政府有官員認爲,區裏上馬水幕電影多少有些無奈的成分。“別人30年工作,我們要用3年完成。”

  公開資料顯示,萬全區前身是萬全縣,它曾是張家口下轄貧困縣。2016年,張家口市將萬全縣納入其市區版圖。

  佐證這一看法的還有萬全區文化旅遊體育廣電新聞出版局局長黃曉晨的說法:“音樂噴泉水幕電影”項目是爲配合張家口市舉辦旅遊産業發展大會、發展城郊旅遊以及創建文明城區而上馬的。

  

  水幕電影控制室及觀衆席。 攝影:曾金秋

  事實上,萬全區並非張家口下轄第一個做水幕電影的區縣。

  據當地媒體報道,2011年6月28日,“張家口市首個集聲、光、電高科技于一體的水幕電影在下花園區已經正式投入運行。”據介紹,張家口下花園區戴家營河水幕電影及音樂噴泉工程投資總金額318.9萬元,是張家口市當時唯一帶水幕電影的噴泉。水幕電影高約10米、寬近20米,主要播放一些短片,時常10多分鍾。每逢節假日,音樂噴泉和水幕電影就會啓動。

  2017年,在張家口涿鹿縣的桑幹河文化節上,曾引入水幕電影項目。

  2018年8月17日,在河北懷來縣舉辦的“第二屆張家口市旅遊産業發展大會開幕式”上,也舉辦了一次水幕秀。

  萬全區回應媒體時提到,“該項目自2018年8月試運行以來,夏秋季節公益開放,每天吸引遊客千人左右,極大地豐富了廣大市民的精神文化生活。據統計,2018年全區遊客量由2017年的80萬增加到130萬,增長62.5%;旅遊收入達到5億元左右。2019年上半年遊客量達到75萬,同比增長78.6%。”

  “4000萬水幕電影”事件留待一個解釋,陳熙不敢松懈。他瞪圓了眼睛,轉發了一條關于財政的帖子:“從小到大數學都不好的我,這段時間對數字特敏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