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中華人民共和國水利部  主辦:水利部黃河水利委員會
水與中國
當前位置:主頁> 史海鈎沉 >

84年前,這裏進行了一次事關紅軍命運的強渡

作者:關開亮、王曦 發布日期:2019-08-01 16:44

    大渡河,源于青海,流經四川,注入岷江。河道兩岸地勢險峻,自古有“天險”之稱。7月進入雨季後,記者駐足安順場紅軍渡,只見急湍似箭,猛浪若奔,其中凶險,正如84年前中央紅軍長征途中強渡大渡河時一般。

    1935年5月,中央紅軍巧渡金沙江後,沿會理至西昌繼續北上,准備渡過大渡河進入川西地區。時任第一軍團第一師一團團長楊得志、一營營長孫繼先接到任務,從安順場渡河。與此同時,蔣介石叫囂“讓朱毛成爲石達開第二”,企圖憑借大渡河天險南攻北堵,圍殲中央紅軍于大渡河以南地區。

  1863年,太平天國翼王石達開的2萬太平軍于此地全軍覆沒;1935年,中國共産黨率領的中國工農紅軍又站在了同樣的地方。決不能讓曆史重演!

  “長官莫停留!”回憶起小時候奶奶給他講過的故事,中國工農紅軍強渡大渡河紀念館副館長宋福剛記憶猶新。他的曾祖父宋大順被當地老百姓稱爲“宋秀才”,因十分了解當年太平軍兵敗大渡河的曆史和當地情況,被紅軍請到營中介紹水情。他力谏紅軍迅速渡河。

  “當年的水勢比現在還要凶猛,河寬100多米,河中心水深近20米,水流異常湍急,河中還有不斷翻湧的漩渦。”宋福剛說。

  國民黨軍實行“堅壁清野”政策,在大渡河上下遊嚴密布防,並將船只、糧食等物資統統搜走。24日晚,紅軍夜襲安順場時僅奪得一只翹首木船。

  軍情緊急,如何快速確定“渡河突擊隊”名單成爲當務之急。時任紅軍總政治部組織部部長蕭華作戰前動員後,紅軍戰士紛紛主動請戰。當時,以是否爲黨員、幹部和戰術骨幹的標准,挑選了16人作爲“渡河突擊隊”。

  名單一出,當時只有16歲,剛在遵義會議後參加紅軍的小戰士陳萬清因爲落選哭了出來。孫繼先被他的精神感動,同意陳萬清加入。

  1935年5月25日清晨,強渡開始,這是一場事關紅軍命運的強渡!事實證明,誰擁有堅定的理想和信念,誰就擁有了勇氣和決心,就能戰勝艱難險阻,立于不敗之地。

  孫繼先率領17名戰士冒著守軍密集的槍林彈雨,在當地船工的幫助和南岸紅軍強大的火力掩護下,向北岸艱難挺進。

  湍急的河水讓渡河變得十分困難。二連連長熊尚林帶領第1批戰士艱難渡河後,又將渡船拉到北岸渡口上遊,隨急流邊劃邊漂,最終才將渡船劃回南岸渡口,由孫繼先率領第2批戰士繼續向北岸發起沖鋒。

  渡船在波浪中顛簸前進,周圍滿是敵軍子彈激起的浪花。快接近對岸時,守軍展開反擊,企圖將渡河戰士消滅在河灘上。生死關頭,在南岸負責掩護的神炮手趙章成及時開炮命中敵方核心陣地,紅軍順利擊潰對岸守軍,控制了渡口,確保了先遣隊安全渡河。

  先遣隊順利渡河後,又在下遊安靖壩找到2艘破損的木船。經修繕後,當地77名船工“人歇船不歇”連續擺渡7天7夜,將劉伯承和聶榮臻率領的7000余人順利渡過天險大渡河。

  “這7000余人的隊伍爲阻擊北岸增援泸定橋的守軍和中央紅軍主力沿大渡河南岸北上奪取泸定橋贏得寶貴的戰略時間。”宋福剛說。

  “我一生參戰無數,強渡大渡河是其中最關鍵的一戰!”按照孫繼先生前的遺願,他的部分骨灰在當年的安順場被撒入大渡河。

    雲山蒼蒼,江水泱泱。如今,大渡河依舊波濤洶湧,奔流不息,而岸旁早已換了人間——紅軍渡已經成了愛國主義教育示範基地和紅色旅遊經典景區,每年向數以萬計的遊客訴說著當年那場向死而生的強渡。 

浏覽更多相關資訊敬請關注水與中國微信公衆號
【如何關注水與中國雜志微信公衆號】——方法一:打開微信直接“掃一掃”圖上的二維碼即可。方法二:打開微信,並點擊“通訊錄”並點擊右“公衆號”選項;在“公衆號”頁面裏面,點擊右上角的“+”號選項;在“查找公衆號”頁面裏面的搜索框裏輸入“水與中國雜志”,並點擊“搜索”按鈕;在“搜索”結果裏選擇第一個,即水與中國雜志微信公衆號,點擊關注“進入公衆號”即可。
【下次如何打開你關注的水與中國雜志公衆號呢?】——進入“通訊錄”頁面後,點擊“公衆號”;在這裏您可以找到您已經關注過的水與中國雜志公衆號。
來源:新華網 編輯:李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