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中華人民共和國水利部  主辦:水利部黃河水利委員會
水與中國
當前位置:主頁> 史海鈎沉 >

新疆古稀老人吃過的“三種水”

作者:李志浩 張曉龍 發布日期:2019-07-15 16:47

    說起水,買買提·阿不拉老人想到了三種滋味:澇壩水、山泉水、自來水。在新疆南部黑爾塔格山腳生活70余年的他,一生吃過這三種水。

    處在天山支脈黑爾塔格山南麓的新疆阿克蘇地區柯坪縣,是老人的家鄉。荒漠、戈壁、山區面積占據全縣總面積72.4%,縣域東南與塔克拉瑪幹沙漠相接。與南疆多數地區的幹旱氣候類似,柯坪縣年蒸發量是降水量的近40倍,地表水彌足珍貴。

  “以前,我們喝大澇壩的水,人畜共飲一池子水。”回想少年,山區長大的買買提老人說,冬天冰封河面,需破冰化水,到春天,水裏長有各種微生物,特別是在蝌蚪繁殖季節只能喝“蝌蚪水”,許多人還患上了大脖子病(甲狀腺腫大)。

  1995年,新疆開始實施大規模人畜飲水工程建設。柯坪縣持續20余年的改水工作亦在此背景下啓動。爲了挖渠引水,書記、縣長、農牧民齊上陣。30公裏的山渠,人人有份,買買提老人當時負責其中的6米。“我們是掂著馕、卷著鋪蓋去的,吃住在工地,許多人手都打起了血泡。”

  不久,引水工程貫通,清澈的泉水流到山下鄉村。“泉水比澇壩水好多了,幹淨。”話講到這,那年通水時的喜悅又浮現在老人臉上。

  但水的問題並未解決。“泉水是來了,味兒卻是苦的。”老人皺了眉,他的牙齒因水而斑駁泛黃。

  柯坪縣城鄉飲水管理站站長艾尼·阿布都熱合曼說,泉水總硬度、硫酸根離子、硫化物超標,礦化度高,縣域內的水屬于苦鹹水,人長期喝容易得膽結石等病。國家飲用水標准在提高,柯坪縣後來對地下水、地表水做過普查,“根本找不到好水。”

  隨後的20年間,多項農村水處理工程在柯坪縣陸續建成並投入使用。約十年前,買買提老人和鄉親們喝上了直接入戶的自來水,水源來自經過水廠處理的地下水和泉水。但由于缺少好的水源,水源水質差、水量不足、設備運行成本高昂等,群衆供水仍難得到保障。

  而隨著柯坪縣城區規模擴大、城鄉居民生活水平不斷提高,用水供需矛盾日益突出,飲水問題“扼住”了柯坪脫貧與發展的咽喉。

  2014年,“全縣無好水”的柯坪縣走出了縣界,到周邊地區多處地下水豐富區進行水文地質詳查,對水質、水量、供水保證率等反複比對。最終,100公裏外的溫宿縣恰格拉克鄉英巴格買裏村,被選定爲柯坪縣5.6萬群衆的新水源地。

  但數億元的資金投入,成了橫在貧困縣面前的無解難題。

  轉機發生在2016年。爲徹底解決廣大農村地區安全飲水問題,中央政府安排專項資金,重點向南疆這樣的貧困地區傾斜。

  得益于中央和自治區的支持,總投資6.09個億的柯坪縣城鄉飲水安全工程,于2016年12月開工建設,2018年10月底完工,全面通水入戶。

  經過多次檢測,艾尼·阿布都熱合曼說,目前全縣飲用水水質已經達標,水量也符合設計目標。

  已過古稀之年的買買提老人,在家中沒有燒奶茶,而是燒了一杯自來水。幾口喝下,他咧嘴一笑,露出已脫落不全的牙齒,“這水跟以前的味道都不一樣了。” 
浏覽更多相關資訊敬請關注水與中國微信公衆號
【如何關注水與中國雜志微信公衆號】——方法一:打開微信直接“掃一掃”圖上的二維碼即可。方法二:打開微信,並點擊“通訊錄”並點擊右“公衆號”選項;在“公衆號”頁面裏面,點擊右上角的“+”號選項;在“查找公衆號”頁面裏面的搜索框裏輸入“水與中國雜志”,並點擊“搜索”按鈕;在“搜索”結果裏選擇第一個,即水與中國雜志微信公衆號,點擊關注“進入公衆號”即可。
【下次如何打開你關注的水與中國雜志公衆號呢?】——進入“通訊錄”頁面後,點擊“公衆號”;在這裏您可以找到您已經關注過的水與中國雜志公衆號。
來源:新華網 編輯:李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