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中華人民共和國水利部  主辦:水利部黃河水利委員會
水與中國
當前位置:主頁> 史海鈎沉 >

大觀河開鑿于明代 造就十八甫一帶商業繁華

作者:王月華 發布日期:2019-07-11 16:45

    大觀河開鑿于明代 造就十八甫一帶商業繁華 近兩百年來日漸淤塞 最終成爲暗渠

  親愛的讀者,這個題目會不會讓你有點摸不著頭腦?“只聽說過大觀園,沒聽說過大觀河。”“十八甫老城區逛起來很有味道,跟大觀河有什麽關系?”其實,關系可大著呢,沒有這條已經消失了的河流,我們鍾愛的西關風情或許會減少不少呢。且聽我慢慢道來。

溯源

  西關十八甫 全是親水“平台”

  前一陣我們講西濠湧故事的時候,講到西濠湧是自第一津起,沿著第二甫、第三甫……直到第八甫,然後往南流入珠江。20世紀二三十年代,官方拆城修路,第二甫到第八甫修成了今天的光複中路,這些地名消失在時間的河流裏了,只有“六甫水腳”“八甫水腳”還藏著這條千年護城河記憶的蛛絲馬迹。

  有意思的是,第二甫到第八甫的地名雖然消失,但第十甫路、十一甫路、十三甫路、十五甫正街、十六甫大街、十八甫路等地名在百度地圖上可都是妥妥能搜到的。此外,如今的上九路、下九路,其實在舊日的曆史地圖也被標注成了上九甫、下九甫,同樣是在20世紀二三十年代的“城市開發熱”中修成了馬路,這才改了名字。

  之前我們說過,關于“甫”這個字的來源,學界有不同的解釋,有的說,“甫”是古越語中留傳下來的發音,有“村莊”的意思;有的說,“甫”是“鋪”的簡寫,“十八甫”;還有人說,“甫”其實是“埗”的諧音,即埗頭(碼頭)的意思。不過,多數人還是贊同“甫”就是“埗”的意思。換言之,諸“甫”之出現,與水有莫大關聯。

  這一下,問題就來了,如今消失了的二甫、三甫直到八甫,與守衛了廣州千年的護城河西濠湧息息相關,那麽,上九甫、下九甫、第十甫、十一甫直到十八甫,它們又曾與哪條河流相親相愛呢?在百度地圖上,你肯定是找不到的,因爲它早就湮沒,變成繁華街巷了。咱們還得一頭紮進故紙堆,慢慢搜羅與還原。

  走向

  東接西濠湧 彙入珠江水

  這條已經消失了的河湧,有一個很好聽的名字,叫做“大觀河”。記得《紅樓夢》裏賈元春給省親花園提名的時候,寫了一句詩“天上人間諸景備,芳園應賜大觀名”,大觀園之美好,讓人念茲在茲。“大觀河”的得名,肯定不是從《紅樓夢》裏得到的靈感,因爲它的出現,比《紅樓夢》早得多。不過,從這個名字也可以看出,開鑿者對自己的作品相當滿意。

  據史料記載,大觀河故道起點在今大德路與人民中路交界以南,一路向西,至光雅裏轉南,到今十八甫路至和平路口,再折西而行,至今叢桂路北轉直上,彙入珠江。不知道你有沒有耐心讀完這段文字,反正我是趴在地圖上看了半天,才大概弄清了它的走向。老實講,我在西關老城區逛的時候,哪裏的小吃味道好,心裏真是門兒清,但自己到底是在哪一個“甫”,從來都是蒙查查,本來嘛,諸“甫”多是從“海”裏長出來的,又或偎依著西濠湧,或與大觀河相鄰相挨,大觀河的流向曲曲折折,像我這樣的“路癡”弄不明白狀況,也情有可原啦。

  趴在百度地圖上,還原大觀河的舊模樣,多少有點困難,但假如我們回到明代的廣州城,站在越秀山上往下俯瞰城區,就容易很多了。但見在今人民路一線,城牆巍峨,西濠湧在城牆外一路往南,太平門外(位于今人民南路),一座古橋橫跨西濠湧,橋上人來人往,好不熱鬧;橋畔,一條寬約30米的河流從西濠湧“分出”,蜿蜒向西,曲曲折折,直至彙入珠江。

  你問我爲啥能看得這麽清楚,嘿,西關的商業大開發是從清代中期漸漸開始的,明代的西關,雖已有商賈聚集的迹象,總體還是保持著“蓮塘處處”的田園風光。所謂“泮塘”之名,本就是從“半塘”演化而來,可見老西關舊時河湧、池塘之多。在越秀山上登高望遠,當然可以把大觀河的俏模樣盡收眼底。

  繁華

  諸“甫”林立兩岸 小橋流水人家

  從清代中期開始,大觀河兩岸漸漸熱鬧了起來。其實,在諸“甫”中,上九甫、下九甫可以說是資格最老的,我們都知道,達摩來華,就是在今天下九路的繡衣坊碼頭登岸,故而有了“西來初地”的故事;我們不知道的是,當時緊鄰珠江的繡衣坊其實是廣州最早的“蕃坊”,許多來自南亞的商人自發聚居于此,做進出口的大買賣,達摩祖師自己也是搭乘遠洋商船來到廣州的。下九路再往前走一點,就是第十甫路,宋朝時,這裏毗鄰珠江,故而建了一座南海神廟,香火還挺盛,連著名詩人楊萬裏都曾到此一遊。其余諸“甫”從“海”裏長出來,並漸漸變身繁華商業區的曆史,就要晚很多啦,而且跟大觀河息息相關。

  像我這樣的路癡,今天在十八甫一帶逛逛停停,很容易迷路;如果穿越回清代,反倒沒那麽容易犯迷糊。因爲上九甫、下九甫、第十甫到十四甫在大觀河北岸,十五甫、十八甫則在大觀河南岸。河上有大觀橋、德興橋、志喜橋、永甯橋……這些古橋的名字讀來琅琅上口,又特別講“意頭”。信步走上一座古橋,欣賞兩岸的茶樓酒肆、和富商大賈的一座座精致園林,再看看河上來來往往的貨船,聽聽畫舫裏傳出來的管弦之聲,真有點“你在橋上看風景,看風景的人在樓上看你”的意境。

  與玉帶濠的命運一樣,大觀河成就了諸“甫”的繁華,可商業的繁榮又難免使人“與水爭地”。晚清年間,大觀河日漸淤塞,河面大大收窄。1921年後,官方大修馬路,河道貨運功能漸成雞肋,“小橋流水”的風景很快就成了“明日黃花”,風光不再。20世紀50年代,全河改爲渠箱,大觀河“藏于”地下,從人們的視野裏消失了。

  (本文參考了《水潤花城 千年水城史話》《荔灣風采》《越秀史稿》等資料。) 
浏覽更多相關資訊敬請關注水與中國微信公衆號
【如何關注水與中國雜志微信公衆號】——方法一:打開微信直接“掃一掃”圖上的二維碼即可。方法二:打開微信,並點擊“通訊錄”並點擊右“公衆號”選項;在“公衆號”頁面裏面,點擊右上角的“+”號選項;在“查找公衆號”頁面裏面的搜索框裏輸入“水與中國雜志”,並點擊“搜索”按鈕;在“搜索”結果裏選擇第一個,即水與中國雜志微信公衆號,點擊關注“進入公衆號”即可。
【下次如何打開你關注的水與中國雜志公衆號呢?】——進入“通訊錄”頁面後,點擊“公衆號”;在這裏您可以找到您已經關注過的水與中國雜志公衆號。
來源:廣州日報 編輯:李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