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中華人民共和國水利部  主辦:水利部黃河水利委員會
水與中國
當前位置:主頁> 水事論壇 >

治水先賢李冰在蜀地的水利工程考究

作者:汪文忠 發布日期:2019-09-03 16:28

    李冰是戰國時代秦國的水利工程專家,據《華陽國志》所記,李冰在蜀所建工程近20項。作爲對天文地理也有研究的水利專家,李冰所做的這近20項工程,與都江堰一樣,都是爲蜀人造福謀利的工程。一個秦人,千裏迢迢地到蜀地來爲蜀人造福謀利,體現著其爲民服務的優秀品質。據《華陽國志》所記載的文獻資料,可對李冰在蜀的水利工程業績略加研究。
  “穿二江成都之中”解決了成都平原之澇
  成都作爲古蜀國的都城之一,雖然“九世有開明帝……開明王自夢郭移,乃徙治成都”,時間很早,但無論是文獻記載還是考古發掘,少有關于宮殿、街道、城牆這類作爲城市標志的有力證明。
  見于記載的成都城建設,是在秦滅蜀之後的公元前311年,“赧王四年,(張)儀與(張)若城成都,周回十二裏,高七丈”。與成都同時建城的,還有“郫城周回七裏,高六丈;臨邛城周回六裏,高五丈”。成都之所以名“龜城”,是因爲張儀修成都城很不容易,當地土質松軟,低窪潮濕,盡管取土填埋,仍然屢築屢頹。後來順應地形,將城市基礎立于高亢之處,終于建成。但因爲順應地形,造成城牆南北不正,非方非圓,曲縮如一個烏龜,還將成都城分爲了大小城,故而成都古代又被稱爲“龜城”。這證明,在此之前的成都區域,並不適合建城垣。
  衆所周知,四川盆地在遠古的時代是內陸湖,後來因地殼運動和四面高山沖積使湖盆擡升而逐漸形成;川西平原是由岷江、沱江沖擊而成的扇形平原。李冰建都江堰時,距離張儀、張若建成都城差不多過去了半個世紀,成都土質松軟,低窪潮濕的情況並沒有大的改觀,所以,李冰“穿二江成都之中”,就是爲了排澇。
  排澇的方法就是合理安排排水出路和排水方式,就是人們所熟知的大禹治水的方式——疏,而“穿二江成都之中”正是這種最好的辦法。
  正是因爲“穿二江成都之中”的排澇方式,幾十年後的“漢時成都平原已全爲陸土田疇”,很方便修築城堡了。加之都江堰的作用顯現,漢時經濟發展,人口增加,所以漢代不僅將郫縣從九隴遷移到今天的位置,更廣設郡縣。在原巴蜀地區,除秦代已經設立的漢中郡、蜀郡、巴郡外,又新設立了廣漢郡、犍爲郡、越嶲郡、益州郡、牂牁郡。據《華陽國志·蜀志》記載,蜀郡在秦代只有成都、郫、繁、江原、臨邛、廣都6縣,到漢時有“縣十五”,即成都、郫、臨邛、繁、廣都、湔氐道、嚴道、青衣、江原、綿虒、旄牛、徙、汶江、廣柔、蠶陵。
  李冰創建都江堰,爲天府之國的繁榮昌盛奠定了基礎。穿二江于成都之中,爲成都城市水利的發展開創了條件,使成都迅速成爲中國大都市。
  造“上應七星”的便民設施“七橋”
  江河在帶給人們航運、灌溉、防洪、排澇等作用的同時,也必然爲江河兩岸的交通帶來一定的困難。解決這一困難最好的辦法就是造橋。李冰在成都的兩江上修了七座橋,這七座橋是大幹渠上的便民設施。
  爲什麽要“上應七星”?所謂“七星”,又稱“北鬥七星”,是天文學上的稱謂,指的是大熊座的一部分。中國是世界上天文學發展最早的國家之一,對北鬥七星的觀察早有記錄,但七星之名最完整的記載,始見于漢代緯書。北鬥七星由天樞、天璇、天玑、天權、玉衡、開陽、瑤光七星所組成。從圖形上看,北鬥七星位于大熊的尾巴,排成勺形。古代中國人就把這七顆星聯系起來,想象成古代舀酒的鬥形。古人很重視北鬥,因爲可以利用它來辨別方向,定季節。在中國文化中,對包括北鬥七星在內的星辰的崇拜信仰由來已久,道教最重視星辰崇拜。而遠在道教形成之前,儒教禮制就強調對星辰的祭祀。北鬥七星在民間影響很大,有許多傳說故事流布民間,著名的如諸葛亮在五丈原的“北鬥七星燈”故事。所以,造橋能“上應七星”,當然是最美好的祈禱。
  “上應七星”是“長老傳言”,想來其依據是李冰所造七橋的布局類似于勺形,而李冰又知天文地理。不過,這傳言不一定是曆史真實,曆代文獻所記的七橋也未必正確。《華陽國志》研究集大成者任乃強先生在爲《華陽國志》作校補圖注時,專門撰有《成都七橋考》,對李冰所造七橋及成都橋梁的變化有極詳盡的考證。他認爲:“若《常志》文,‘上曰笮橋’四字爲自注語,則從江橋爲鬥魁第一星起,次萬裏、夷裏、市橋爲勺。次沖裏、長升、永平三橋爲柄,以象北鬥,殆似之矣。”而“‘上應七星’之說,除形似外,不能有其他意義。既雲:‘(秦城)西南兩江有七橋……上應七星。’即不得有升仙橋(驷馬橋),亦不得有笮橋。笮橋雖亦在檢江,與七星不相應,亦非如七星橋之爲木橋,常文本自明白。後人轉引訛謬,以升仙亦爲木橋(漢世笮橋亦爲木橋),而永平橋遠(或已壞),說者不知,亦不細審常文,致昧七星之義”。
  以“積薪燒之”來開山辟路
  作爲道路名稱的僰道,即五尺道,又稱滇僰古道,是連接雲南與內地的最古老的官道,是爲連接川滇漢區與僰地區而修建的。但它的修建是在秦始皇時代。秦始皇統一中國後,爲了有效地控制全國,在中原地區興修寬達50步的“馳道”;而在夜郎、滇等崇山峻嶺,修路太難,勉強修成寬5尺之路,故稱“五尺道”。這條道路盡管狹窄,卻與“馳道”具有同等重要的意義。《史記·西南夷列傳》對此有明確記載:“秦時,常■略通五尺道,諸此國頗置吏焉。”
  李冰的時代,雖然沒有僰道,即五尺道,但是確有連接四川—雲南的“蜀身毒道”,它是一條從春秋時期就已經開始,由西南人在崇山峻嶺中開辟的一條通向南亞次大陸及中南半島的民間“走私通道”,這條通道後來被稱爲西南內陸的“絲綢之路”,即“南方絲綢之路”。民間的“走私通道”,應該與李冰沒有什麽關系。
  盡管李冰沒有參與後世雲南與內地官道的修築,但是,他發明的以積薪燒岩的辦法,解決了沒有炸藥時代的開山辟路的問題。
  李冰所在的戰國時期,雖然已經有了鐵制工具,但是,無論是疏通河道還是架橋鋪路,在西南山區,都經常會遇到像離堆那樣巨大、堅硬的岩石,“其崖嶄峻不可鑿”,給工程帶來極大的困難。當時尚未發明炸藥,靠工具鑿通又實在不易。怎麽辦?《華陽國志·蜀志》裏講,當時李冰利用熱脹冷縮的原理,“乃積薪燒之”,就是堆積柴火先燒崖;然後再往上潑水,讓山石炸裂;再用金屬工具去開鑿。都江堰是這樣修建的,岷江與長江交彙處的“僰道大灘”(就是《常志》中“僰道有故蜀王兵蘭,亦有神作大灘江中”的地方)也是這樣處理的。李冰用此法先後疏通了樂山雷坻(烏尤山)和鹽溉灘等航道,大大促進了岷江下遊水運業的發展。
  用積薪燒岩來摧破甚至摧毀巨石障礙的方法,在沒有炸藥的時代應該是開山辟路的有效方法之一。李冰之後,此方法被沿用下來,如《後漢書·虞诩列傳》記載:“先是運道艱險,舟車不通,驢馬負載,僦五致一。诩乃自將吏士,案行川谷,自沮至下辯數十裏中,皆燒石剪木,開漕船道,以人僦直雇借傭者,于是水運通利,歲省四千余萬。”注引《續漢書》作:“诩乃使人燒石,以水灌之。石皆坼裂。因镌去石,遂無泛溺之患。”
   當前和今後一個時期,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決勝時期,也是開啓都江堰灌區現代化建設新征程的重要階段。作爲新時代水利精神的傳承者和創新者,水利人要始終堅持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和黨的十九大精神,特別是習近平治水興水重要思想爲指導,全面開啓都江堰水利現代化建設新征程。特別是要加強都江堰現代化灌區建設,以信息化爲抓手,建立完善的水情、雨情、墒情、工情等測報和控制系統,達到所有引水口等工程實現“可量、可視、可傳、可控”,利用信息化先進技術加強防汛指揮調度、水利工程管理、水資源實時精准調度等管理工作,率先建成與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相適應的水安全保障體系,實現水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不斷滿足灌區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
浏覽更多相關資訊敬請關注水與中國微信公衆號
【如何關注水與中國雜志微信公衆號】——方法一:打開微信直接“掃一掃”圖上的二維碼即可。方法二:打開微信,並點擊“通訊錄”並點擊右“公衆號”選項;在“公衆號”頁面裏面,點擊右上角的“+”號選項;在“查找公衆號”頁面裏面的搜索框裏輸入“水與中國雜志”,並點擊“搜索”按鈕;在“搜索”結果裏選擇第一個,即水與中國雜志微信公衆號,點擊關注“進入公衆號”即可。
【下次如何打開你關注的水與中國雜志公衆號呢?】——進入“通訊錄”頁面後,點擊“公衆號”;在這裏您可以找到您已經關注過的水與中國雜志公衆號。
來源:水與中國雜志 編輯:李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