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中華人民共和國水利部  主辦:水利部黃河水利委員會
水與中國
當前位置:主頁> 江河之子 >

人物特寫:與新中國同歲的黃河老兵

作者:高璐瑤 發布日期:2019-08-23 10:54

  以新中國成立70 年爲時間跨度,鄭州河務局選取與新中國同齡的鄭州治黃職工講述艱苦創業故事。對治黃不同階段、各個領域的“勞動模範”進行走訪調研,深入挖掘先進人物身上的家國情懷、奉獻精神和對黃河的深厚感情,形成有深度、有溫度、接地氣的系列報道,激勵廣大治黃職工弘揚光大黃河精神,爲治黃事業接力奮鬥。

   

  泥衣一襲貫東西 丹心一片映大河

  2019年,新中國即將歡度70華誕。與新中國同歲的黃河老兵劉天才,雖然年近花甲,但精神矍铄,特別是回想起當年的峥嵘歲月,老人的眼裏依舊閃爍著遮不住的神采。他說作爲治黃人,這輩子值了。每當談到年輕那會兒自己的工作,便可以滔滔不絕地講上很多,眼神裏透露出濃濃的熱愛和懷戀,仿佛周身都散發著光芒。他紮根基層,爲黃河奉獻40載,這位新時代的治黃老兵究竟有著怎樣的故事……

  “那時候上班,每天跟石頭泥土打交道”

  劉天才,治黃老兵,生于1952年。1971年從黃河水利學校畢業後便被分配到中牟一線工作。作爲治黃戰線的一位老同志,他有著豐富的工作經驗和人生感悟。跟筆者交流的時候,老同志頻頻感歎道。“1976年我在中牟工作的時候,跟現在的工作環境和條件可差太多啦。”1976年,鄭州黃河堤防建設水平還比較低,防洪搶險壓力大,加之防洪工程體系不完備,堤防較薄弱。在受到洪水威脅的時候,治黃一線的職工們心裏總是擔心害怕。想起當年的工作情景,他皺起了眉頭。“因爲各方面條件都不中,每年一到汛期,尤其是工程出險,對每一個治黃人來講,都是一個比較大的挑戰。搬運全靠人力,包括搶險、加固根石、石料,都是從花園口石料管理站運石頭。對了,還通過船運。你們這些小輩們都沒見過,咱們原來是有船的,靠船運送。石頭運過去後,靠人工背上去或者把石頭往河裏抛,是這麽一個條件。”在談話中筆者了解到,過去的治黃工作者非常辛苦,不像現在各個縣局都有工程隊。他們的主要任務是搶險工作。水不來,負責工程整修,水一來就負責搶險工作,一個人頂兩個人使。

  筆者了解到有一個有意思的現象:過去的黃河職工,如果碰到本村的村民從堤上路過,就扭過頭不敢面對。當問到爲什麽時,老同志笑了:“還不是嫌丟人呗。人家上班的整天幹幹淨淨在屋裏辦公,我們那時候每天跟石頭泥土打交道,鞋子上、衣服上、甚至頭發上都是泥點子。大家都是剛上班的,要面子,就覺得老不好意思了,不像個上班的樣兒。”一邊笑著,他打開了話匣子,“當時根石加固作業全靠人工,搬運石料的時候爲了防止石塊磨損衣服,大家人手一塊大帆布,他們一般都在前面撐成一個圍裙,後面兩個帶子一綁,把石頭擱裏邊兒。有的推著簡易小板車往上搬石頭,往出險的根石部位和走石部位裏倒,當時就是這麽一個狀態,基本靠人拉肩扛。”

   

  “1977年的那場大水我畢生難忘。”

  在談到比較深刻的一次工作時,老同志情緒激動起來,1977年,他在中牟縣局防辦值班,洪水來勢猛、落得快,含沙量大、水位高。“我們一搶險就是一兩個月,從楊橋一直搶險到九堡,基本上吃住都在大堤。”講到那次出險,他擦了擦臉上的汗繼續說道,“當時的交通條件,不像現在標准化堤防柏油路面,以前一下雨全是泥濘路段,路面土質條件比較差,上面是一層黏土,一下雨就行進困難,尤其是搶險時,車開不動,人走都費勁。”當時抛散石、鉛絲籠、抛柳枕等全都是靠人力完成的。根據防洪預案,河務局負責搶護,作專業技術指導,說話有分量。“縣裏領導說了,防洪事關重大,盡一切努力滿足搶險需求,缺人我給你組織人,缺物資保證供應,他們大力支持,我們也有幹勁,感覺自己是黃河職工能爲老百姓做事兒,倍兒驕傲,能爲人民實打實地戰鬥。”老同志眉頭舒展了,眼底神采飛揚起來。“當時防汛值班靠的是搖杆電話,你見過嗎?還有接線員,就像抗戰片裏那樣。通訊、交通、設備都比較落後,基本上靠人工。我們那個時候,真是拼盡全力啦。”

   

  “時代變啦,你們要好好珍惜當下,要給咱治黃人爭光。”

  講完了過去的工作,老同志語氣緩和放松了下來,“時代變啦,現在一旦出險都是機械化,自卸車、裝載機,科技改變了工作,造福萬代,真是一點不假。”

  通過近幾年治黃工作的發展和變化,無論是剛入職的新同志還是已經退休的老同志,能明確體會到工作和生活的多方面對比。從人民治黃來說,黨和國家對治黃工作高度重視,加上沿黃各級黨委和政府的正確引導,包括沿黃軍民和廣大治黃職工的共同奮鬥,使得整個防洪體系得已完善。隨著社會形勢的變化和發展,鄭州治黃工作逐漸形成了較爲科學的管理體系。黃河上中遊大型水庫等水利樞紐的建設,使上遊洪水對下遊的威脅都在可控範圍之內。“尤其是小浪底建成以後,它對整個下遊地區起到了安全保衛的作用。這可是個偉大的工程啊。”老同志掩飾不了激動的眼神。

  “跟黃河打了一輩子交道了,現在退休了,去老年大學報了書法班,打打太極,學學新東西,充實一下,咱也不能落後啊,活到老學到老嘛。”說到退休的生活,他看起來很滿足。看著屋裏正在認真聆聽的青年職工們,老同志殷切地囑咐道:“你們正處于黃金時代,治黃工作等待著你們進一步在實踐中增加自己的技術才幹,你們都是受過高層教育的,在理論方面比較豐富,但在實踐方面還需要提高。治黃工作包羅萬象,跟很多專業都有共同之處,學經濟的、學財務的、學工程的等等跟學水利的一樣,都可以爲治理黃河做貢獻,找到好的切入點,就能事倍功半。”

  一個人的成長並不一定在本專業上有所作爲,走上工作崗位後,才是真正的曆練和升華。“我以前是學水工的,在基層單位當過技術員,從事技術工作,後來搞水行政管理,走向管理崗位了,從新學習,從頭學起。你們趕上了一個好的時代,硬件軟件都非常好,你們一定要珍惜現在,勉勵自己,提升自己,在治黃工作中發揮長處,曆練自己,成長自己,在人生中有所作爲,實現自己的人生目標。”

  采訪告一段落,送走了劉天才同志後,筆者感慨良多。現在的黃河大堤早已不是老同志口中那個黃土漫天、下雨難行的大堤了,今天的標准化堤防,人們不僅可以品讀中華民族光輝燦爛的曆史文化,而且可以飽覽雄偉壯闊的水利工程和瑰麗的自然風光,感受秀美山川的良好生態環境。在中國共産黨的領導下,在在一代代新老治黃人的努力奮鬥中,黃河一定能展現出長治久安、歲歲安瀾的美好畫卷,人與河流和諧相處的時代正在到來…… 
浏覽更多相關資訊敬請關注水與中國微信公衆號
【如何關注水與中國雜志微信公衆號】——方法一:打開微信直接“掃一掃”圖上的二維碼即可。方法二:打開微信,並點擊“通訊錄”並點擊右“公衆號”選項;在“公衆號”頁面裏面,點擊右上角的“+”號選項;在“查找公衆號”頁面裏面的搜索框裏輸入“水與中國雜志”,並點擊“搜索”按鈕;在“搜索”結果裏選擇第一個,即水與中國雜志微信公衆號,點擊關注“進入公衆號”即可。
【下次如何打開你關注的水與中國雜志公衆號呢?】——進入“通訊錄”頁面後,點擊“公衆號”;在這裏您可以找到您已經關注過的水與中國雜志公衆號。
來源:水與中國網 編輯:李楠